现实生活中炒外汇的两个故事

 

流量→←现金

1.炒汇经历:从1万美圆到100万美圆

    从1万美元起家,到如今操作的资金逾百万美元,37岁的程玮将10年的人生和波谲云诡的汇市紧紧地绑在了一起。
  每天都在战斗,所以10年中经历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役,既有日进万元的完美战绩,也有几乎输掉全部家当的溃不成军,但正是这样的大起大落,才让程玮感到了汇市的无穷魅力。
  尽管至今仍不会看技术指标,可谁也不会怀疑程玮是真正的炒汇高手。而正因为这样的高手就在我们的身边,我们才会更加关注他,为我们的读者解开他们身上的许多秘密。
  有过日进上万美元的酣畅淋漓,也有过口袋里只有1元钱的落败,汇市的波谲云诡和无穷魅力为程玮大起大落的人生做了最好的诠释。
  十年前向亲友借了1万美元起家,但如今操作的资金已经逾百万美元,其间更是经历了几乎输光全部家当的一无所有。可谁也想不到,即使是从零也可以起步,程玮不仅可以翻身、可以大赚更可以创造700万美元的月交易量。虽然在业内人士的眼中一直不够专业,可他在民间的声誉使他早就被多家银行奉为上宾。
  每天下午3点左右,程玮都会按时走进他的“战场”--工行999理财中心的大户室,一台电脑、一部电话、一张纸、一支烟就是他全部的工具。就在这并不豪华的方寸之间,他每天都和整个世界上无数双无形之手较量,从键盘的一敲一击中抢夺属于自己的“战果”。
  看似平静,实则惊险。程玮说:“我每天都在跟这看不见的手较量着,在猜测它的下一个动作是什么,它为什么会从我这里赚走几千美元,我要怎样操作才能把这几千美元给夺回来。所谓知己知彼、百战不殆,熟悉它才让我更有可能战胜它。”
  “他的判断经常是神来之笔,这一秒钟决定购进英镑,但下一秒钟,他可能已经决定全仓吃进瑞郎,这种敏感是别人无法琢磨也无法跟进的,可能与他丰富的实战经历密切相关。”一起炒汇的“战友”这样描述他。
  不懂技术指标的炒汇“大户”
  普通的外表,朴素的衣着,腋下永远夹着一个略显破旧的黄色皮包,走在大街上,你都很难把程玮一眼认出来。这个每天操作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美金的炒汇大户,平凡得如同街上每一个普通工薪族,只有走进大户室,从工作人员无微不至的关照里,你才能些许感受到他的与众不同。而你也千万别小看他那个不起眼的黄皮包,里面装满了大叠的纸片,而纸片上密密麻麻记录的,正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的所有操作记录。上面的每一个数字,都与他的财富直接挂钩。
  而更令人无法置信的是,在工行999理财中心的大户室里,程玮是唯一一个看不懂外汇技术指标的“高手”,而且银行的工作人员几次力图施教被他婉言谢绝,他相信自己的判断胜过相信一切。但这绝对不表明他闭目塞听,他几乎每天要翻阅所有的报纸和财经网站,吸收一切与汇市有关或无关的财经信息,从那里获得外汇炒作的灵感。他熟悉各类金融工具,对世界经济形势有着自己的见解,对几大主要外汇国家的政治经济政策了如指掌,也正是这些长期的积累学习,给予他对外汇市场独特的敏锐。
  最近颇受关注的日元就是一个例子。几个星期以前,日本公布短期景气报告指数积聚了人气,大部分的分析人士都看好日元,116的价位纷纷跟进,由于对日元下意识的偏爱,程玮同样吃进了日元。然而下午完成操作,凌晨回到家里,程玮却一直觉得心有不安,翻报纸看到了朝韩冲突爆发,程玮几乎下意识地决定将日元全部派发。果不其然,日元随后的走势一路向下,从高位跌至120。程玮几乎是逃过一“劫”。
  “日本离朝韩最近,美国的军舰就在日本冲绳,因此可以想象,一旦朝韩发生战争,日本是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国家。”如此一条对别人来说可能不会引起太多关注的消息,却触动了程玮炒汇的敏感神经。对待汇市,程玮有自己的直觉和理由。他在第一时间内将日元换成了瑞士法郎,因为每次战争消息出现,瑞士法郎总是最受欢迎的币种。当时很多人对此不以为然,因为几乎所有的技术指标都有向上迹象,几乎所有的消息也都是利好,但等到事实证明的时候,他的几个同伴已经深陷其中。
  “炒汇最忌讳的是跟风,却缺乏自己的判断。这样既无法找到合适的入场时机,也无法判断恰当的出场机会,最终的结果就是给别人'抬轿子',而如果恰赶上高位买进底位套牢,则损失更为惨重。技术指标对于初进汇市的人有着重要意义,然而这种意义也就是只能是指导的层面,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直觉和判断。我有一个朋友就是这样的,刚开始根据技术指标操作,一天内赚了200美元,有些欣喜若狂,两个星期不到的时间,就因为跟风听消息损失了几千美元。”程玮很懂得这个市场的制胜之道,他绝对不跟风,近乎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判断。
  “我做过几次这样的比较。我自己先综合分析各类消息,在心里下一个判断,然后再请相关技术人员根据技术指标下一个判断,如果两者相同,操作的时候会更有底气,如果不同,依旧按自己的判断。实践下来,常常是我的判断胜算更高。”说这些话时,程玮显得相当自信。
  日元战役盈利14%
  1994~1995年,日元从120升至105,1995年4月19日,最高甚至到过79.75,程玮踏准这波行情,获利1500点,几个月盈利14%以上.  
  程玮炒汇十年,在前五年,基本上都是在跌跌撞撞中前进的。“炒汇的技巧不可能一蹴而就,很多时候,程玮也在花钱买教训。”程玮在工行999理财中心的客户经理告诉记者,“但和别人的最大不同是,他更善于总结,他几乎每天都要给自己一天的操作经历做反思,从中吸取经验教训。别人炒汇可能是在玩票,但程玮不同,他是用全部心思在炒汇的。”
  1988年,由于单位不景气,2 2岁的程玮从市百四店离职,开始另谋生路。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,程玮的身份是饭店老板,拥有三家连锁店,每天凌晨5点起床到三家店里巡视,晚上9店打烊结算一整天账目。“有人说,开过饭店的人可以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,但我恰恰相反。饭店经营得并不成功,管理员工、清查账目在我来说是很困难的事,我比较喜欢单枪匹马地做点有挑战意义的事情。”1993年,程玮认识了汇市。
  “那时北京路上的交通银行开出了外汇宝业务,我就随便过去看看,觉得兴趣很大,恰好家里有国外亲戚寄来的1万美元,我便尝试着自己炒汇。”由于炒汇在国内刚刚兴起,汇率波动非常剧烈,点数也高得惊人,但毫无金融专业基础、对汇市一无所知的程玮还是从中发现了巨大的乐趣,“我是职业学校毕业,没学过经济,当然也不懂金融,什么都是在摸索中进行的。看看报纸、电视的财经新闻,根据简单判断就出手,也不晓得什么汇市波动规律,赢了就赚钱,亏了就割肉,几年下来,也是小有输赢。可能是汇市早期入场的人比较少,没有现在这么多所谓的'陷阱‘,过去你只要买好一个币种,然后能坐得住,基本上就可以赚钱的。”
  老汇民都知道,炒汇都必须经历花钱买教训的过程,而程玮的前五年也就这样摸索着在输输赢赢中过来,直到1995年,他踩准了历史上非常有名的“超日元升值”行情。
  1994年年底,经历过一轮暴涨行情的日元跌到低点120,而与此有关的世界经济背景是,日本对美贸易出现大额的贸易顺差,美国气急败坏地通过“胡萝卜加大棒”的政策迫使日元升值,但日本央行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,日元坚决不升值。在这种局势下,很多汇民对日元升值不抱希望,但程玮全仓杀入。这场日元升值大战的结果是双方长达几个月的贸易谈判,而每谈判一次,日元就升一点,日本为了干预升值外汇储备不断增加,但一切仍旧无济于事,日元升至105,1995年4月19日,最高甚至到过79.75,程玮踏准这波行情,获利1500点,几个月盈利14%以上。
  “日元是最刺激的币种,我一直这样认为。而且我那时得出的经验是,只要买进日元,即使套牢,不管3个月、6个月还是9个月,你总会有机会解套出来,也就是这个判断让我有了全仓压入的信心。”
  日元的准确操作让程玮平添了无穷信心,也让他的资本金有了大规模上升。有了这次经历,程玮的胆子和胃口越来越大,用他的话说是“越来越贪心”了,他开始向亲戚朋友融资,寻找下一波行情赚钱的机会,但没想到的是,这波行情让他经历了大悲大喜,体验到了炒汇的真正刺激所在。
  欧元战役历时4年,盈利30%
  1999年欧元诞生之初,在兑美元1.17:1的时候买进,历时3年多的痛苦煎熬,在0.83时几乎输掉全部家当和借来的钱。但其间通过几次交叉汇率的操作,以及低位反复时的买入,使整体成本降到0.9左右。,因此当欧元反复到0.9以下时全仓买入,并不断增仓,最后在今年兑美元1.18:1的时候放掉,赢利30%以上。“
  日元一役让程玮增添了不少底气,而在经历了一次次的大战后,底气更演化成自信,甚至是别人眼中的”一意孤行“。谁都没想到,程玮的欧元一役能够打上4年多,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,他居然能”哪里跌倒哪里爬起“,硬是从欧元身上赚出大钱。
  1999年1月欧元诞生之初,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好,认为它是唯一可以和美元抗衡的币种,在1.17:1的时候,程玮将自己炒汇多年的全部家当都压在了欧元的身上。
  ”我一直比较贪婪,全仓压进是我的一贯思路,那次炒欧元,当然也不例外。“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欧元从最高位的1.17一路下滑,最低跌到0.83,程玮在梦魇一般的日子里,输掉了30%还要多。”其实输的远不止这些,由于不断补仓,我持续地从亲戚朋友那里借钱补仓,整体投入的资金不断增大。输了30%,其实已经相当于输掉了我的全部家当。“程玮第一次有了恐慌的感觉。
  而更让人感觉不到希望的是,这种跌势几乎绵延不尽,看不到底部。很多一起炒汇的朋友开始动摇了,那时股市相对较好,他们便把资金投向证券,后来陆续有人炒国债、房产等等,但程玮没有动。”我比较死心塌地,过去周围人经历过股票认购证、国债期货等种种的疯狂,我都丝毫没有动摇过,一心一意地炒外汇。那时都没动,更何况现在被套住的时候,要知道,只要我割肉出来,我前几年所有的积蓄就全部输光,我不甘心,而且我看好欧元,相信它能够撼动美元强势。“
  但挺下去的代价是非常可怕的。由于十几万欧元的资金都是从亲戚朋友那里融资,程玮必须为这笔资金付出代价,而这只有再去借钱,”我几乎把能借钱的地方全部借过了,有一天到银行时,口袋里真的只有1块钱,只好买两个包子,中午一个、晚上一个。“这段经历留给程玮难以磨灭的记忆,他彻底体会了”借钱“的所有困境,他几乎每天都在想尽各种办法说服亲戚朋友相信他对大势的判断,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在低位时继续吃进,从而降低他的欧元买入成本。
  这种局面坚持到2002年,终于来了一次大转机。2001年12月31日,欧元纸币现钞发行的前一天,所有的人都在狐疑现钞发行之后欧元的走势,程玮却继续大举杀入,通过多方融得的资金已经让他的盘子变得越来越大。”要知道三年来我并没有闲着,通过中间几次交叉汇率的操作,以及低位反复时的买入,我的欧元整体成本已经降低到0.9左右,因此当欧元从0.83反弹到0.97时,我已经基本解套手握现金了。当它反复到0.9以下的时候,我继续全仓买入,而且相信我的朋友也来支援,如此不断增仓。“这样做在当时许多汇民看来都是风险极大的,”那时在交行,所有的人对欧元都已经心灰意冷,碰都不想碰欧元一下,主要是几年跌下来,大家的心态全乱了。但我相信欧元的行情要么不来,来了就不得了。“由于记忆深刻,程玮如今说起来仍然深有感触,”今年行情果然来了。我的基本判断是当欧元涨到1:1时只有小幅回调,行情就可以看到1.1:1,而如果再出现小幅回调,就可以大胆看到1.2:1,结果证实了我的推测,我在1.18:1的时候放掉,赢利30%以上。“
  正所谓败也欧元、成也欧元,当年欧元让程玮几乎赔上了自己和向亲戚朋友借来的全部家当,而如今,欧元的大幅反弹又让他抓住了获利机会,从而使他的资金”雪球“越滚越大。
短线战役月收益超过30%
  因为交易量大,利用银行推出的点数优惠政策调整作战策略,以短线操作,获利40点、50点也可以及时撤退,通过增加操作笔数来进行利润累积,今年7月,交易量突破700万美元,交易的次数达到43次之多,一个月的收益在30%以上。
  ”交易规模的增加促使我有了短线思路的想法,来享受银行推出的点数优惠。毕竟欧元一役打得时间太长了,有些筋疲力尽。“走出欧元旋涡的程玮开始专炒短线,这个大户室几乎人尽皆知。今年的整个7月,程玮的交易量突破了700万美元,交易的次数达到43次之多,几乎每天都有进出,而且他偏好大仓吃进,每次交易额都在十几万美元以上,不看技术指标也很少听行家分析,一旦主意拿定从不犹疑。记者采访的时候坐在旁边观察了几天,颇有些心惊肉跳,而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在43笔交易过后,程玮的资金量只见上涨,从来没有”割肉“、”受困“之类的情况出现,一个月做下来,盈利1万美元以上,月盈利率达到3%。也正因了这些不俗的战绩,他的心态更加稳定,操作起来也显得游刃有余。
  ”炒汇纯粹是一场心理战。它能引起你的贪欲,跌下去的时候你希望它跌得没底,找不到机会进入,涨起来的时候你又希望涨个没边,寻不到机会出逃,于是永远陷在这个旋涡里。而事实上,对于个人来说不能做底当然也无法做顶,只能做中间的那一部分,因此关键是要有自己的心理价位,比如获利3%了结,一旦到了这个价位,克服一切诱惑及时出场,落袋为安。等待下一波行情到来。“对于做短线,程玮有自己的心得。
  交易活跃的底气就是对美元不抱希望,因此逢高派发成为程玮的惯常思维。”打了八年交道,我已经摸出美国央行的真正心理,他们实际上并不想走强势美元的路线,而只是延缓它的跌势,他们在极力促使人民币升值,从而缓解本国制造业给大选带来的压力。而且从经济上来说,尽管美国经济出现复苏,却也只是大病初愈,需要相当长时间的调养,因此所谓的美元强势还未到时机,稍微涨到一定高度,政府就会把它打压下来。摸准了这个思路,就可以大体了解美元的涨涨跌跌,在操作上也更加放开胆量,寻到美元高位大胆派发购进其它币种,等到美元回落时再迂回,寻找投资机会。“ 
  而选择短线更现实的原因,是来自点数上的优惠。目前,为了吸引大额交易客户,多家银行都推出了自己的点数优惠政策,如工行就参照美元1万、5万和10万的基准设置三档点数优惠,例如起始金额的点数单笔为40点,而如果你的交易资金在10万以上,便可以享受到来回才只有20点的优待,你的获利空间也便大大增加。随着自己操作资金量的不断增加,程玮就利用点数优惠调整了自己的作战策略,以短线操作,获利40点、50点也可以及时撤退,通过增加操作笔数来进行利润累积,如此下来,一个月的收益也在30%以上。
  如今银行间交易点数名折暗扣的竞争逐步激烈,程玮的短线思路也就越来占到优势,然而如此带来的另外一个影响也让它在操作上越来越谨慎。”资金越来越多,每一步动作也就越来越审时度势,点数过低的一个负面作用是,我出逃会越来越频繁,因为我获利的可能性越来越大,过去赚了40点才走,但有点数优惠,我可能赚了30点就不敢久留了。“
  操作失误突围战盈利1500美元
  操作失手后的”底线“是突围出来的时候资金量一定要大于成本线,除了要调整好心理价位,更要找好”避雨“货币,这是交易取胜的关键所在。最近以高位买进英镑后,经过三笔交易以后将最初买入英镑的200073.98美元变为201562.98元,不仅全身而退,而且盈利接近1500美元。
  程玮不是”汇神“,他当然也有操作失手的时候。8月初,他就曾通过1.6174的汇率买进过英镑,第二天又在1.6141的价位上继续跟进10万美元,但英镑之后一直下跌到1.6131,比1.6174时跌了43点。这笔交易是在他与记者的交谈过程中完成的。
  在另一间大户室,记者和程玮的一个”战友“说起被套的事。”他没问题,他肯定已经把退路想好了,他会有很多个方式突围出来。“这个”战友“说起程玮不无佩服,他把程玮的这种”突围“归为多年经验形成的直觉,别人很难效仿。值得一提的是,他自己被日元”围困“已有多日,但他相信日元后势于是一直等待。
  ”操作失手再要赢利而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“程玮告诉记者,”但我不习惯割肉,其实在做出这笔交易之前,我已经想好退路了,也就是操作失手该怎么办。我的底线是突围出来的时候资金量一定要大于我的成本线,这很重要,因为成本一旦失,心态就容易混乱,接下来溃不成军也在意料之中了。“
  程玮最终还是突围成功,在经过三笔交易以后,程玮将最初买入英镑的200073.98美元变为201562.98元,不仅全身而退,而且盈利接近1500美元。以下是他的操作实录:
  100073.98美元 / 1.6174=61873.36英镑
  100000美元 / 1.6141=61954.03英镑
  共计123827.39英镑被套
  突围第一步:通过交叉汇率将英镑换成欧元 123827.39英镑/ 0.6985=177276.15欧元
  突围第二步:将欧元再次换回美元     177276.15*1.1370=201562.98美元
  程玮介绍说,突围的要点之一是填平汇价。在高位买入某种币种之后,发现它有下跌趋势,只要你总体上判断该币种有走强反弹的一天,你仍然可以在较低价位时跟进,这种操作有点类似于炒股时的”补仓“,从而适当降低自己的止损点。例如在1.6174时买进,在1.6141时”补仓“,买进欧元的成本点就可以下降为1.6159左右,从而更容易突围。
  突围的要点之二是心理价位,也就是说跌到什么时候决定逃走。这当然基于对该币种走势的基本认识,但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心理价位,不能让它无休止地跌下去,”我的心理价位是100点,要套到100点以上,是无论如何都要逃了。“
  突围的要点之三也即突围的关键则是做”交叉汇率“,汇市通用的说法是”避雨“。但在几个币种之间找好一个”避雨“的地方却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。”许多人跟风听消息被套以后,就会乱了阵脚,盲目买进另外一个币种,却再次被套,一次次被迫割肉。“一位外汇交易中心的客户经理这样告诉记者。
  程玮选择”避雨“货币的准确性是他交易取胜的关键所在,对于如何选择交叉汇率,他的理论是”币种联动“。”任何一个币种在大跌的时候,总会有一个或几个联动币种跌在它之前,而先跌的往往容易提前跌到底部,你可以通过交叉汇率躲到这个币种“避雨”,一旦瞅准原有币种也跌到底部酝酿反弹的时候,再通过交叉汇率反做回来,也就成功突围了。“程玮的这种操作策略可以达到双赢的目的,在”避雨“币种底部的时候买进,享受该币种上升时的获利从而降低止损成本,而在原货币跌到底位时重新杀回来又能赶上又一轮升势,因此获利也是水到渠成。加元、瑞士法郎常常成为程玮的”避雨“币种,”尤其是瑞士法郎,尽管波动很大,但9.11以后它的风险就不是很大了,毕竟恐怖活动搅得美国不安宁,世界许多地方的战争隐患也使得瑞士更象是避风的港湾。“
   炒汇是他的生活主题
  一间房间、一台电脑、一部电话、一张纸、一支烟,六个”一“组成了程玮的全部炒汇生活。
  除了岁月留在脸上的痕迹,从程玮平静的笑容里,你根本无法感受到炒汇十几年的经历和沧桑,他可以一边和你谈天说地,一边却开通汇市的交易电话,寻找最佳的下单时机,十几万美金的交易在谈笑之间完成,坐在旁边的人惊心动魄而程玮却平静依旧。
  他承认当操作失误的时候,当然也有焦虑和不安,但这种心境更多的时候会被冷静所取代。做短线并没有让程玮感觉轻松,相反,他的压力变得更大。”资金越来越多,担子就越来越重,而且炒汇不同于炒股,一年365天,如果你离开汇市一星期,你就会对它的规律变化毫无感觉,处处受困。而时刻关注它的变动,我就能清晰地知道庄家的操作思路,知道它一个拐点之后的下一个拐点是什么。“
  程玮无疑是个勤奋的”炒手“。每天下午3点左右来到大户室,晚上十点到凌晨三、四点钟正是纽约汇市变动最大的时候,程玮的思维也常常在这种时候变得异常活跃,这种生物钟的完全颠倒让他无法得到真正的休息,37岁的年纪,看上去却明显比同龄人显出更多沧桑。”我有每天总结的习惯,临睡前总是要彻底整理自己一天的操作思路,赚了钱很是欣慰,输了钱要研究对手,这些压力充满了每天的生活。“逢到节假日、公休日,程玮唯一的爱好是伺候两只爱犬,”给它们洗洗澡、吃吃药,一天的生活也就很快过去了。“
  炒汇几乎是他生活的全部,这种状态使得他至今仍然是单身一人。”其实有的时候想起来,觉得这些年炒汇代价也挺大的,周围的同学朋友都已经结婚生字享受天伦之乐,而我的大多数时间却在和屏幕上的数字打交道。别人有时候问我是从事什么职业的,我告诉他们是金融投资,是炒汇的,通常他们会恍然大悟,说原来是’黄牛'啊!“
  但他并不否认,目前的这种生活正是八年前刚刚开始炒汇时设计好的,”完全按我设想的在推进“,他这样总结。最近一两年来,有人建议他出书,有人建议他开办培训课堂,都被他拒绝了,他甚至从来没有买过一股的股票,”我没有那么多的精力,“他的愿望是能在炒汇上有所成就,从而不断滚大自己的资金量,”要是能在未来做一些汇市的研究,就会更好些。”
  炒汇高手几大特征
  专一:专注于外汇,几乎没有一天离开盘面,培养了对汇市波动的良好感觉
  敏锐:行情来的时候,往往是跌得最厉害的时候,坏消息最多的时候,良好的判断和更大的胆量,方是求胜的关键
  冷静:庄家放好消息的时候,是最应该冷静的时候,币种没有根本的好坏,很大程度上是炒家的运作,每一次波动背后都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纵
  果断:汇市随时随地在变化,一旦犹豫,容易错过时机
  程玮眼中的各种货币
  美元:弱市已经成为基本趋势。美元贬值对本国出口大有好处,大大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复苏,因此美元一旦有强势走向,马上就有不利消息出来打压,形成相对稳定的波动格局。逢低买入,逢高派发,为操作短线提供有力基础。
  欧元:作为唯一可以与美元抗衡的货币,中长期完全看好。欧洲各方面都比较好,金融体系也相对稳健,而且施罗德已经宣布欧洲经济开始复苏,国际资本有可能大规模流向欧洲。未来将以欧元为主线,进行迂回操作。
  日元:波动最大,获利最大风险也最大。最重要的是紧跟日本央行操作,央行一出手,坚决派发。人民币不升值,日元不可能升值,日元下跌得到美国的支持。
  加元:最适合用来”避雨“的币种,涨幅跌幅都非常有限,属于温吞水的小币种
  瑞士法郎:最常赚钱的币种,波动很大。而且9.11以后瑞士法郎的风险不大,各种动乱、恐怖活动、战争对它来说都是利好

现在就去免费开户炒外汇:

返回炒汇故事2】

返回首页